首頁-->走進林州-->文化藝術-->文學園地
小米情

 

】作者:  來源:林州市新聞中心   時間:2019-09-23 20:46:10  瀏覽 人次

   ■于報生

   

  一直以來,我對小米有著深深的眷戀。

  早飯,吃一碗香噴噴的小米稠飯,一天都精神百倍,心情愉悅。

  晚飯,喝一碗熱乎乎的小米稀飯,一晚都腸胃舒服,睡得香甜。

  這習慣,無論是祖宗血脈傳承,還是地方風俗感染,都注定了我一生與小米有緣。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我深信,娘在孕育我時,就已將這家鄉的小米情結注入在了我的骨髓中。

  從我記事起,奶奶就常對我嘮叨:“生你時,咱家里窮,少吃沒穿,你娘奶水不足,全憑熬米湯喂你才保住了小命兒。”

  我五歲時大妹子出生了,奶奶還是頓頓用砂鍋給娘熬小米粥,印象中還要放上幾顆干紅棗。灶膛里冒著紅紅的火苗,砂鍋里翻江倒海,“咕嘟咕嘟”的湯沫頂著鍋蓋往外溢,屋子里彌漫著一陣陣香甜的味道。

  我吵著想喝,奶奶慈祥地摸摸我的臉蛋說:“孩兒啊,懂話,這是叫你娘喝了下奶喂妹妹哩!”

  有一次,娘蓋著頭巾盤坐在被窩里,端著個粗瓷碗,一口一口慢慢地喝著小米粥。我眼巴巴地看著,不停地咽著口水。娘悄悄地把剩下的一點放在炕頭,我用小手捧著碗,轉著圈地吸溜。娘看著我一副饞相,聽著吧嘖吧嘖的吞咽聲,眼圈發紅,把臉扭了過去,我分明看到了娘眼里滿是淚水。自此,娘每次喝粥,都要愛憐地給我留下幾口。

  我感冒發燒了,娘就炒上一把小米和黑豆,放上姜片、蔥胡、香菜根,熬一大碗水讓我喝下,躺在炕上,蓋上被子,捂著頭出一身汗,病就輕了。小時候小災小病,吃不起藥,常用的就是這個土方子。

  稍大一些后,娘就教我們如何用小米做各種飯食。我學會了熬稀粥、燜稠飯、蒸小米、炒小米、攤小米面煎餅等多種做法。直到現在,燜稠飯還是我在家里不時顯露的絕活。有天凌晨,我早早起來,先泡上黃豆、花生米、紅薯粉條,又把白蘿卜切成小丁,熱鍋翻炒后,加水,再把黃澄澄的小米和泡好的黃豆、花生、粉條一股腦兒放進去。要蓋鍋燜飯時,心里總覺得少了點什么。正在納悶,隱約聽到身后有娘的聲音:“少放了姜絲!”不覺扭頭找娘,聲音猶存卻不見娘……

  前些日子,翻修老宅,無意中發現頂棚上三個瓦缸里還存放著些谷子。細細想來,已有三十多年了,竟然完好如初,這讓我驚詫不已。看著這些陳谷子,不覺淚水打轉,與谷子一起成長的往事一幕幕在眼前跳躍。

  十來歲時,我就學會了幫耬耩谷。還坐個小板凳,像模像樣地跟著父母在地里間苗。幼小的年紀,覺得嫩綠的谷苗好不容易長這么大,瞅瞅這棵,摸摸那棵,總也舍不得拔掉,間過之后還是很稠密,大人不得不重來一遍。父親搖搖頭,輕輕地拍拍我的后背說:“孩子,記住了,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啊。”我似懂非懂的,卻牢牢地記在了心里。

  烈日下,鋤地的活兒既勞累又拿捏人,彎腰弓脊,身上的汗衫水洗了一樣。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兒時學過的古詩,結合親身感受,個中滋味,一輩子都刻骨銘心。

  娘常說:“吃飯常想想來之不易,豐年不忘荒年饑。” 年復一年,播種、定苗、鋤草、追肥、收割……一滴汗水摔八瓣兒,換來顆粒歸倉時,我才真正理解了娘的話里飽含的哲理。

  后來,我有緣在我市東姚鎮工作。這一帶屬白云巖風化土質,是典型的富鉀區,生產的小米金黃透亮,蒸煮省火節時,味道香甜,據傳從唐朝起就被作為米中精品進貢朝廷。鎮政府食堂有道傳統的特色飯叫“青菜面片湯泡干飯”,其秘訣就是在撈罷小米干飯的米油湯里放入青菜面片做成黏糊糊的湯飯,盛上多半碗,再加上一大塊干飯,泡在湯里,正好滿滿的一大碗,吃起來清香、甜潤、爽口,現在想起來還唇齒留香呢。

  那時,吃著可口的湯泡干飯,心頭就萌著個夢想,一定要把小米市場做大做強。于是我們積極推進公司加農戶的適度規模經營模式,北坡村干部劉迷存率先成立了東姚洪河米業有限公司和宏鑫洪河小米專業合作社,與周邊十多個村莊的兩千余戶農戶簽訂了谷子收購合同,涉及土地1.5萬畝。現在,東姚洪河小米已成為“國家地理標志”保護產品,許多農戶由此走上了致富路。

  夜幕又一次降臨,愛人像往常一樣,盛上了精心熬制的小米粥。在一片氤氳的米香中,我忽然想起來,馬上就是農民豐收節了,洪河小米又該上市了。我仿佛看到一車車、一袋袋金燦燦的洪河小米正在運往四面八方,各種香噴噴的小米飯食正被千家萬戶端上餐桌……


 
政務頻道 | 紅旗渠頻道 | 旅游頻道 | 社會頻道 | 我的林州 |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關于我們
主辦: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維護:林州市新聞中心 電話:0372-6282695
網站標識碼:4105810012 網絡:中國聯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備案序號:豫ICP備08001069-2號 訪問量:
成年人片